商务印书馆簿子间婚变风波

发布时间:2019-04-14 07:31:03

一九二九年一月,北风正劲,冬寒尚猛,适合夫妻相聚。这时候,沪上一对结婚才五天的年轻夫妻向法院递上申诉。男方要求法院强制把回娘家的女方召回同居,女方则坚决要求离婚。

近代的协议离婚带头人是文艺女青年们心爱的徐志摩先生。一九二二年,徐志摩揣着一纸离婚协议书跑去找到身在国外的张幼仪,盛情力邀她签下名字,两人随后还一同去看了他们刚出生满月的儿子。自此,徐志摩先生终于心满意足地实现了他许下要做“中国近代离婚第一人”的宏愿。他以为林徽因同学可能在等他的一个自由。结果当然不是。

不过那是人家文艺界。对于普通劳动者来讲,二十年代末的上海,虽然文化如春花烂漫,但离婚终究是具有开创性质的新兴事物,尤其提出的一方还是位女性。大家就总觉得,像一九三一年溥仪被离婚一样,其后必然隐藏着一个以上不可描述的原因。

于是,这个冬日,法院迅即提高办公效率,立刻请两人来痛诉情状。

一九二九年一月《申报》刊载本埠新闻报道

经供述,男方李荣华十八岁、女方虞银妹二十岁,两人是老乡,都是宁波人,在社会关系上属于同事,都在商务印书馆的簿子间工作,是具有一定技能的知识分子型工人。

彼时商务印书馆已经做得蔚为大观,这是一个典型的具有稳定现金流的体面双薪职工家庭。

法院工作人员就略明白了一些。衣食足而知荣辱,女方有了经济地位,又在文化单位工作,离婚这种决定往往最易发生在这些独立女性身上。一百年前是这样,一百年后也是这样,此事古今同。

商务印书馆宣传册

李荣华这个小伙子大概没琢磨过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影响这类哲学命题,他急切地表示自己是明媒正娶找的媳妇,但媳妇天天往娘家跑,给的自由过了火,结婚才五天,居然趁着回娘家的机会一去不返了!

肉包子打了狗,李荣华现在很愤怒,他在法庭上要求老丈人虞厚荣把虞银妹给送返回来,跟自己同居,以捍卫自己的权益。

虞银妹不服,她的陈述就多了一些细节。虞银妹说,这个家肯定是待不下去了。才刚结婚,新婚之夜新郎李荣华就诬陷我怀了四个月身孕嫁过来;我上班他就偷偷派人来监视我。闹到后来,公婆到我父亲住处叫骂,说我不规矩。这等羞辱,是可忍,孰不可忍。是否怀孕,你们可以来检查我。但这种不能可持续发展的婚姻势必不能长久,与其抽刀断水,倒不如立斩绝,长痛不如短痛。当然作为精神损失的弥补,抚慰费我肯定是要的。

李荣华说,我没有说你怀孕嫁人,你就回来跟我同居吧。而且你爸爸说要我俩搬离我父母十七年,怎么可能。我爸妈就我一个独子,我爸年逾花甲,我妈也五十六岁了,我们肯定是要和他们住在一起的。不管怎么样,你就回来跟我同居吧。

虞银妹说,你明明说过,今天你是赖了。但是商务印书馆三千八百余工人,人人皆知,你们尽可以去调查。我手上还有你们写的离婚合同纸,你爸说你们人可以不要,但要我偿还一千七百元的损失费。都到了这个地步,表示你已经弃我。这个婚我肯定是要离的。

李荣华说,你们搞这个一千七百元的离婚合同纸的时候我不在场,好不容易成个亲,我不希望独守,我妈也肯定不希望闹散,离婚只是你一厢情愿,你还是回来和我同居吧。

论到这里,大家也大致听明白了。这些触爆离婚的引子和今天也没有什么不同。清官难断家务事,但不管什么官也爱听八卦,八卦听完了也就调停,调停失败也就兴味索然地让两人走了,择日等候宣判。至于宣判结果是啥,反正八卦也听了,故事的结局也不重要了。

商务印书馆工会

只是虞银妹不知道,她所顾忌的“商务印书馆三千八百余工人,人人皆知”,其实大可不必过于担忧这件私人小事。三年后,也就是一九三二年,位于闸北的商务印书馆遭受日军炸弹投放,被炸为灰烬,只剩焦土。多架日本飞机向商务印书馆总厂投下总共六枚炸弹,这个中国最大文化出版机关瞬时崩塌,浓烟蔽日,机器尽毁,“古籍孤本,尽付一炬”。这是文化出版史上极其惨烈的一幕。

就在商务印书馆总厂被炸毁后的第四日,附近的东方图书馆又莫名起火,“火势燎原,纸灰飞扬”,馆中苦心经营三十余年的四十六万册藏书,包括中外古籍善本,尽付一炬。

商务印书馆总馆全景

商务印书馆总馆被炸后

如果家住闸北宝兴路的李荣华和虞银妹那时得以幸存下来的话,将会遇到接下来商务印书馆遣散员工的那段大历史。被炸后,商务印书馆在上海各大报纸登出通告,那时的三千多名员工也将被一一救济、解聘和遣散。

后来,商务印书馆转移至内地和香港,其总部则在五十年代迁到了北京。这家创办于上海的文化巨擘在上海消失的过往将渐褪成一页发黄刺目的历史残片,静静躺在那里,不知是否还会有人去翻阅。历史不会被黑洞吞噬,但历史会被人心稀释。有些伤疤,如果没有勇气去揭,也就永远无法真正愈结。

走走看看

商务印书馆遗址:

1897年在上海成立的商务印书馆不仅是中国出版界的翘楚,也是中西文化和思想解放的传播者。该馆出版的《辞源》、《天演论》、《国富论》、鲁迅、巴金、冰心等数万种作品在亚洲乃至世界华人华侨界都具有重要的影响。

1932年和1937年,商务印书馆两次遭到侵华日军的轰炸,主体建筑荡然无存,仅留下第五印刷所。现在位于天通庵路的主体建筑就是当年的第五印刷所。

天通庵路190号商务印书馆第五印刷所旧址修复后

2017年6月,商务印书馆第五印刷所旧址揭牌仪式在天通庵路190号举行,这是发轫于上海、走过120年风雨的商务印书馆在沪保留的唯一旧址。

除商务印书馆旧址外,周边也有湖州会馆遗址、中共三大后中央局遗址、北火车站遗址、四行仓库旧址等众多历史建筑,具有鲜明的区域特征。

推荐书目:

《上海商务印书馆被毁记》 商务印书馆善后办事处编

来都来了,不如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