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界最早反三俗的寿字辈老艺人!弃相声改说评书只为父母尊严!

发布时间:2019-04-10 11:19:39

老听户们都知道,上世纪四十年代北京的启明茶社素以说文明相声而享誉业内。上至掌穴的常连安,下至普通演员、学徒都不使臭活,不说粗口。别的撂地艺人或是草台班子不允许妇女听,而启明茶社的相声妇孺皆宜。其实,在相声界还有一位寿字辈老先生,他才是身体力行反三俗的第一人。

此人名叫陈荣启,生于天子脚下北京城,父亲陈福庆以“摔评”为业。陈荣启早先在梨园行学艺,由于嗓音条件不佳,早早改行说了相声。在相声门里陈荣启的辈分很高,拜在了德字辈老艺人范瑞亭门下,与焦少海、聂闻治、冯子玉同为一师之徒。出师后在天桥、隆福寺、护国寺等处撂地。在当时相声艺人撂地为了迎合观众多打零钱,使荤口、臭活的屡见不鲜,而他本人对此却极为反感。后来撂明地的艺人进了园子,可园子门口依旧立着一块牌子,上写“妇女儿童禁止入内”,而艺人们在台上虽说使臭活的少了,可还是离不开伦理哏。父母长辈皆可被信手拈来的抓哏供观众消遣。陈荣启最初入相声门一方面为了糊口谋生,另外一方面也是敬仰祖师爷“穷不怕”。秀才出身的朱绍文创作的相声绝不会有脏口儿,内容上是雅俗共赏的幽默。再反观当时园子里艺人臭丢、伦理哏成风,也不免让陈荣启对这个行业心灰意冷。但他在演出中坚决不使低俗的段子。

1933年,陈荣启与焦少海、聂闻治、陈子泉等人来到张家口卖艺,就在怡和市场内的相声园子里演出。陈荣启捧哏,跟搭档使了一段传统活《牛头轿》。听过《牛头轿》的观众都知道“底”是“你妈嫁给他了 ,你这叫随娘改嫁......”。没听过这块老活的,只要听过郭德纲的《我要结婚》或是裘英俊的《结婚历险记》也都知道这个底,这两段都是根据《牛头轿》改编而成。这块活前半部分略带暗臭,后半部分则是拿捧哏母亲抓哏。当时陈荣启跟搭档使完这段,刚到后台就跟逗哏的急了:“你们骂人和挨骂都那么自然,就不嫌难受吗?说相声的上骂三辈,下骂五辈,连地下的祖宗也不放过,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吗?我不干了!”

此事一出,在相声门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年,陈荣启在北京同辈相声艺人里算能耐大的,捧逗俱佳,收入也不少。可为了不让自己父母挨骂,还是决然不赚这窝心钱,改行说了评书。在评书门里拜了善说《施公案》的群福庆,其实群福庆与陈荣启的父亲既是同行又是挚友。在陈荣启很小的时候就被群福庆收为口盟弟子,又是徒弟又是义子。在评书门里陈荣启仍旧是好角,以说《施公案》《精忠传》《明英烈》尤为见长。老一辈曲艺评论家冯不异对陈荣启的评书表演艺术评价是:“说他一上台,可称得起“座谈今古事”。坐如钟,从来不站起来。说起书来三成亲切,三成幽默,两成流利,两成含蓄。袍带书说的有霸气,短打书说的有帅气,语言句句清晰。不喊,不唱,四平八稳,可谓段段扣人。”当年启明茶社只安排一场评书,老常爷唯独就请陈荣启来启明登台献艺,足以见得其评书造诣之深。

因为反三俗,相声门里少了一位好捧哏的,评书门里却多了一位俊才。有骨气、有底线、有能耐的老艺人,这不就是现如今被观众们敬重的德艺双馨吗?